7.10.2013

《成功的文化區將成為極具影響力的政策方針》


發布日期: 01.07.2013
作者: Adrian Ellis     
出處: The Art Newspaper
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 邱千菱摘 

未來藝術文化新熱點-香港西九文化區(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Hong Kong)

《成功的文化區將成為極具影響力的政策方針》
-透過全球化合作的文化區將帶來更適合居住的生活環境 

世界級的大城市諸如巴黎、羅馬、上海、布宜諾斯艾利斯、東京、倫敦、紐約所擁有的共同特質可以被劃分為許多層面,包含政治力量、貿易遍及之範圍、公共機構之重要性、完善的下水道系統等。然而,能享有「宏偉」,甚至是「適合居住」的讚譽,這些城市無一不擁有重要的藝術文化資產。如今,無論我們思考「哪裡最適合家庭生活?」、「哪裡是知識分子匯聚之處?」抑或「什麼最能吸引投資客前來?」最常見的答案無疑是「豐富的文化生活之都」。此外當然還有良好的教育制度、低犯罪率和便利的大眾運輸系統等因素。(一般來說,良好的大城市通常集這些優勢於一身。)

在本文中,文化(culture)一詞主要是指博物館、畫廊、戲劇院與音樂廳以及使其豐富的展覽、藝術節和表演。此外,適宜居住的城市也包含了吸引民眾聚集的公共空間(例如廣場)和建築。這些藝文場所或公共空間透過大眾化的方式,讓遊客和居民,無論老少,都能超越階層、種族地融合在一起。

從各個角度來分析,文化區的成功建設確實能成為具影響力的政策方針。就都市規劃層面來說,文化區能幫助社區的建立與並累積社會資本;就社會學角度來說,文化區能夠牽制社會,使其不致於陷入混亂;就經濟學角度來說,文化區能帶動居民的創意思維並進一步吸引富裕的觀光人潮;而就政治學或符號學角度來說,文化區則能闡明並調整錯綜複雜的政治目的與不同的特性。然而,文化區的建立並不是如此容易,還有經濟以及政治層面的阻礙存在。

今年六月,在聖保羅【新城市高峰會(New Cities Summit)】中所展開的全球文化區交流網絡(The Global Cultural Districts Network)旨在強化各文化區的發想、計畫及管理人員間的關係,使他們更容易認識彼此,參與共同的議程以及發展夥伴關係。一個成功的文化區並不只關乎自身的發展,而是一旦建立後,將能帶動其所在城市或地區更加蓬勃地發展。全球文化區交流網絡希望能發展成一個研討會,一同探討建立文化區的成功之道。

全球文化區交流網絡的成立是相當關鍵的,因為世界各地已經開始計畫並建立類似的文化區。藝術建設的熱潮仍在持續進行中,而其往往都在西方媒體所關注以外之處。例如知名的阿布達比薩迪亞特島(Saadiyat Island)、北京的奧林匹克公園(Olympic Green)、美國達拉斯的藝術特區(Dallas Arts District)、香港西九文化區(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Esplanade),此外,基輔(Kiev)、科威特(Kuwait City)、成都、大同、杭州、聖保羅(São Paulo) 、台北及首爾的發展也緊接在後。

然而,在龐大的資金注入文化產業建設的同時,這項投資也許能為藝術文化產業帶來轉機,不過也可能徒勞無功,或根本沾不上邊。

文化區的建置,必須從整體至細節一一規畫。例如柏林的辛克爾(Schinkel)、倫敦的納許(Nash)或是巴黎的歐斯曼(Haussmann),過去半世紀以來,許多地區已致力於展開文化區的建置計畫,並期望使其融入社會生活之中,然而,藝術往往與國家的政策或是城市的發展目標有著過於密切的關係。

一般來說,由上而下的計畫方式並不等同於複雜或是快速,而是要達成一項成功的文化投資已變得越來越有挑戰性,且所費的時間已被壓縮得越來越短。如果大型的公共文化投資只是為了獲得快速而顯著的報償,那麼現在那些知名博物館或表演藝術中心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獲得成效。他們必須為參觀者或居民提供藝術文化資源,並同時在文創產業、教育與消費文化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文化區的發展往往需要都市空間的規劃以及相關的調整。小規模、易變通、實驗性且特殊的文化區必須在文化政策中佔有一席之地。而其為城市帶來收益的同時,也必須有產生收益的配套措施,如此一來,文化區才能長久地建立在經濟穩定的基礎之上。

不過最難以克服的是,我們必須以極快的速度來釐清這些複雜的關係,因為城市本身就是以驚人的速度形成。光是在中國,自2001年起,過去12年來都市的成長速率就相當於一個芝加哥市的形成。全球每年有一億人口從鄉村搬入城市,逐漸地,這些新興城市也成為全球主要的財富與經濟成長中心。

由於形成速度之快,以致這類城市往往不像大都市一般,有著清楚的區域劃分和城鄉交界。即使有觀光局的大力推廣,這些新興城市仍不如舊金山、倫敦、里約熱內爐、巴黎這些大都市般能輕易地與大眾產生共鳴。而且這種漫無目的的都市計畫受到許多發展上的限制,例如這類城市通常極需道路建設、衛生設備、學校、醫院、警察局等基礎建設以及清廉且稱職的政府管理。

關於宜居城市的民意調查確實為公共政策帶來相當的影響。在全球城市對於快速流通資本與專業人才的高度競爭之下,注入文化創意產業以及相關文化基礎建設的公共投資已位居首要。政府若能善用文化投資,世界各地逐漸興起的城市將為宜居生活帶來重要的前景,而全球文化區交流網絡則期許能在過程中帶來一點影響,引領我們邁向更舒適的生活空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