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2013

德國文化政策的拉鋸戰-柏林宮殿或都市莊園


發布日期: 26.06.2013
作者: Aya Bach / hw     ; 編者: Kate Müser 
出處: Deutsche Welle- Top Story. 
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 蔡乙寧 


德國的藝文活動看似豐富繁盛,實際上卻有些許問題隱含其中,因為在藝術靈感與規劃落實之間仍存在政策措施調節二者的比重。

於六月出遊柏林的觀光客,會看見亞歷山大廣場和國家歌劇院之間立有一架搶眼的起重機直入天際,因為這裡正是歷史悠久的柏林城市宮殿(the Berlin City Palace)重建之地,未來,將會有一批非歐洲的藝術品安置於這座仿巴洛克式外觀的建築物後方。

對此項極具爭議性的計畫,德國民意出現兩派立場支持或反對重建柏林城市宮殿。2007年德國聯邦政府決議通過這項達5.9億歐元(7.74億美金)的重建計畫。長期以來德國投注了龐大的金額在精緻文化(high culture)方面,而文化與政策彼此扞格的情形也很常見,如上述之例。聯邦議會在討論文化政策時,德國文化部長Bernd Neumann自詡他已經爭取到比過去八年多21%的補助了,但看似優異的成績其實只道出了事實的一部份。

反對關閉博物館戲劇院以及合併管弦樂團者主要集中在小城市,多半是具有文化意識的民眾以及藝術產業的工作者。德國綠黨(Green Party)文化政策發言人Wolfgang Brauer說道:「德國的文化基礎建設正處於危險之中」事實上,聯邦、各州和地方的預算共只有1.64%分配到文化方面上,德國是否缺少了私營單位的提議和公共的參與呢﹖

The construction site of the Berlin City Palace
柏林城市宮殿(the Berlin City Palace)重建工程計畫引發國人爭議

民眾發起的草根活動Grassroots initiatives

從柏林城市宮殿騎腳踏車十分鐘即可抵達具有多元文化氣息的克羅伊茲區(Kreuzberg district),沿途還可欣賞著名的王子花園(Prinzessinnengarten),鄰近的民眾正替它鋤地澆水,這些在花園耕作的蔬果日後將對外販售。農園咖啡館(The garden café)不僅提供新鮮的現榨果汁,還有開放式圖書館邀請訪客入內瀏覽。

在這裡,當地居民用自己的方式耕耘著城市的一方角落,他們推動的計畫果決又創新,且相當成功。然而,多年以來,民眾都必須為了農園的存續而努力抗爭,原因在於不動產不斷地快速增值,使投資者唯恐不及地搶買這區的每寸土地。

直到最近,柏林的政客們才意識到這塊農園具有以教育為核心的意義,許多中小學都會到該地進行工作坊的教學。現在農園土地私有化的危機已經解除,但沒人知道由民眾發起的草根行動與由上而下的政治力量,二者之間的衝突是否真的得到解決。

保護,而非介入安排Securing, not planning

從柏林城市宮殿的精緻文化和鄰近的次文化,可見德國文化政治獨特而多元。即使面臨到閉館的威脅,德國的戲劇院與博物館的密度仍是全世界數一數二,就連最小的城市都有自己的舞台。能擁有這麼多文化機構是件幸福的事,但同時也是一大挑戰,然而政治介入文化發展的必要性何在﹖「政策從來就不是安排或決定文化該如何發展,而是確保它的自由。」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CDU)黨員兼文化傳媒委員會主席Monika Grütters說。

當初為支持獨立藝術家而成立的機構如今已取得相當大的成功,而一些政黨黨員也注意到了,社民黨(the Social Democratic Party's,SPD)競選團隊文化政策代表Oliver Scheytt:「最重要的是規劃出創新的環境促進當地的文化發展。」實際上,這很可能意味著補助邊緣戲院、把舊工廠翻新成藝文空間,或單單只是一個決定阻止畫室被賣給投資客的念頭。

The Prinzessinnengarten on Moritzplatz in Berlin's Kreuzberg district
柏林的王子花園(Prinzessinnengarten)是當地居民主動發起的城市農園

百花爭妍的創意產業 Booming creative industries

由創意空間所帶來各式各樣的邊際效益可見於這個藝術重鎮,新興畫廊和具有創意的活動每周都會在這裡發生,就是這種藝文氛圍吸引全世界的藝術家紛紛前來。文創產業長期以來都是很重要的經濟效益,尤其在2010年整體產值增加了614億歐元以來(排名介於金融和能源之間)。文創產業正如火如荼地成長,有超過一百萬的德國人都投入這塊領域,而且來自不同專業如演員和電玩設計者。

那麼一切都沒有問題了嗎並不如此,文創工作者平均每人每年的薪資一萬兩千歐元(約當1.57萬美金)的事實說明當中暗藏玄機。「大部分的人薪資少得難以維生」德國文化理事會長Olaf Zimmermann「但是他們必須體認到他們從事的是夢想中的工作,而且有越來越多人想要進一步了解這個趨勢」,Zimmermann接著說到提供健保與退休金的德國社會保險Künstlersozialkasse,當中包含的自由藝術家數量比起過去20年來已成長了三倍。

投資下一個世代 Investing in future generations

藝術家只需負擔一半的社會保險金,另一半由政府和雇主支付,這是其他國家夢寐以求的,「難怪全球的藝術家都來德國!」在美國擔任私人文化活動諮詢顧問的Bill Flood指出,「他們會想『太好了!如果我住在那裡,不但有健保還可以做我喜歡的工作。』我想這就是為什麼藝術家對德國的評價這麼高的原因。」

Dancers during rehearsals at the Wuppertal Opera House in 2009
碧娜.鮑許舞蹈劇場(The Pina Bausch Dance Theater)在國際間美譽不斷

當烏帕塔(Wuppertal)的碧娜.鮑許舞蹈劇場(The Pina Bausch Dance Theater)在國際上富享聲名之時,其他劇場和美術館卻面離關閉的危機。德國並不是文化天堂,而問題的根源或可追溯到學校常將學業成就與社會背景等而視之,這不僅是教育政策的問題,也是文化政策需要改變的地方,Oliver Scheytt表示,「其他歐洲國家已經用完全不一樣的方式在保障文化教育,有百分之八十的國家還特別為圖書館制定法律,而這裡的圖書館卻可能會閉館。」

Scheytt並評論到「採購的預算被刪減,連帶使政府支出被迫削弱,這都是因為我們相信這個財力貧弱的地方政府的結果。德國作為一個文化之國,實在應該向其他歐洲國家多學習。」或許增設更多非正規教育能有所幫助。

「學校所能發揮的影響力可能比鄰近住家的社區和街道來的低,」前任柏林文化參議員Adrienne Goehler「我們需要的藝文機構不是那些會說『我們要用文化教育你』,而是那些鼓勵孩子們積極主動探索的。」

或許柏林需要的是更多像王子花園這樣的都市莊園,以及更強烈的社區文化意識,未來,便能誘使那些來自藝文較不昌盛之區的孩子們,也能進入柏林城市宮殿欣賞展覽,徜徉在藝術的世界之中。





【原文網址】 http://www.dw.de/a-palace-a-garden-and-germanys-politics-of-culture/a-1690936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