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2012

在當代藝術博覽會所引發的暴動陰影下,突尼斯城內仍瀰漫著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

After Islamist riots triggered by contemporary art fair, tensions remain high in Tunis

By Gareth Harris. Web only   Published online: 11 July 2012     /台北藝術產經研究室 董于萍 譯

上個月在突尼斯,上百位伊斯蘭薩拉菲派(Salafi Islamists)的擁護者針對「藝術之春(Printemps des Arts)」當代藝術博覽會中的幾件作品,進行了大規模且激烈的抗議行動。根據政府媒體的報導,這些激動的示威者總共破壞了會場內的四件作品,而當地的藝術家也因此深感威脅。整件事情的導火線,是幾張由公證人散布出去的會場照片,其中包括一件用昆蟲拼寫「Sobhan Allah(聖讚阿拉)」的藝術創作。
Héla Ammar,一位參與本次博覽會的攝影師表示「我們仍舊感到備受威脅,有些藝術家不敢再回到他們居住的地區,大家都擔心自己會受到攻擊。前幾天才有一位年輕塗鴉藝術被薩拉菲派的黨羽抓走。我們是頭號的受害者,也是最大的輸家。」藝術家們已經透過相關團體提出法律程序,然而這些正式管道的舉措卻毫無回音。
根據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報導,突尼西亞政府既嚴詞譴責國內的暴力行為,也同時則怪藝術家本身挑起事端的藝術創作。博覽會的其中一位發起人Meriem Bouderbala向路透社的記者補充:「藝術家們並沒有預期會發生這樣激烈的反應,而這也是他們感到如此脆弱而飽受驚嚇的原因之一。他們轉而向政府尋求協助,卻又碰了一鼻子灰。」突尼西亞的文化部仍未對外發表任何回應‧同時,引發此次暴動的公證人則被處以大約美金620元的罰金,而警方也正在對這些引發爭議的作品進行調查。
迦太基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Carthage)當代藝術首展「觀於我們(Chkoun Ahna)」的共同策展人Khadija Hamdi表示:「事實上,政府部門根本對當代藝術毫無興趣,而不少突尼西亞藝術家也正因此考慮離開祖國,以實踐他們對藝術的熱情。」
藝術家Ammar表示,雖然在政府強力鎮壓後,薩拉菲黨羽們並未採取更近一步的示威行動,但市內如La Marsa地區的某些商中心,仍瀰漫著一股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私人的畫廊尤其受到威脅」策展人Hamdi補充。

1) 自前總統班‧阿里(Zine al-Abidine Ben Ali)於去年一月的茉莉花革命中被人民推翻後,突尼西亞目前是由溫和的伊斯蘭政黨Ennahda組閣執政。
2) 伊斯蘭薩拉菲派(Salafi Islamists)為伊斯蘭地區相當虔誠的教派,主張「去惡揚善」(hisba),學習伊斯蘭早期先輩的行為模式,追求真正伊斯蘭之生活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